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受尽凌辱的女侠](01-02)[作者:以交易为生]
[受尽凌辱的女侠](01-02)[作者:以交易为生]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在线av av电影 亚洲av 国产av 私库av 免费av av天堂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6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退无可退!
 
  身后已是悬崖,柳丝丝深吸一口气,缓缓举起细柳剑。这把细柳剑是她的师 傅亲自为她打造的,这细柳剑剑身细长轻薄,坚韧而又柔软,宛如柳丝一般,再 配上那天下无双的回风舞柳七七四十九剑,柳丝丝行走江湖大大小小八十余战从 未败过。
 
  然而这一次,太湖十虎已将她逼上了悬崖!
 
  太湖十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身后掠阵的一位蒙面男子,柳丝丝甚至认 为,他的武功已经不在自己之下。但是,柳丝丝却全无惧色!
 
  正值阳春三月,太湖三白最为鲜美的季节,柳丝丝奉师傅日后之命,前往太 湖,就是为了采购这味道天下无双的太湖三白。
 
  不料,途中却遇到鱼肉欺侮太湖渔民的太湖十虎,柳丝丝当然仗剑出来打抱 不平。
 
  这本是一场一边倒的比武,凶巴巴的太湖十虎不过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 
  回风舞柳七七四十九剑才舞出两剑,如同湖边的柳丝轻轻拂过,三只纸老虎 就挂了彩。
 
  正在此时,一个蒙面黑衣男子出现了,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周围的渔民 们摆起了密不透风的渔网阵法,这本是渔民们在捕鱼时使用的阵法,然后此时, 这密密层层的渔网却一同网向了柳丝丝。
 
  「叮!」细柳剑刺破了一张渔网,然而渔网上的身子却带着粘性,一下子缠 住了细柳剑。
 
  这渔网阵虽然名气不大,却不输天下任何利害的阵法,再小的太湖小白鱼也 休想逃过这渔网。
 
  无端遭此变故,柳丝丝却临危不乱。随身携带的细柳针用漫天花雨的手法撒 出,柳丝丝无心伤人,渔民们虽然倒下去一片,却也于性命无伤。
 
  乘着这一篇混乱之势,柳丝丝拔地而起,向柳絮般飞上天空。
 
  倏然间,蒙面黑衣男子如同一道暴烈的闪电,劈向柳丝丝,柳丝丝在空中无 法蓄力,眼睁睁看着男子「砰砰砰砰」连续四脚揣在自己饱满的胸口。
 
  「啊……」柳丝丝如同脱线的风筝一般飞向远处,她深吸一口气,勉强咽下 胸腔中喷涌而出的鲜血,运起轻功向山间密林处飞去。
 
  「不要让她跑了!」蒙面黑衣男子大声喝道,他的轻功显然略逊于柳丝丝, 不过他带着太湖五虎和渔民们包围了这小小的山头。这显然是个阴谋。
 
  这座山并不十分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海浪山。山间郁郁葱葱,十分适 合藏人。
 
  令人恐怖的是,渔民们很快牵来了半人高的大狼狗,他们顺着柳丝丝留下的 血迹,顺着山路寻去。狼狗的吠声在寂静的山林中显得格外骇人。
 
  太湖十虎则两人一组,各自运气轻功从不同的角度在山上搜索。
 
  蒙面男人却不着急,他嘴角露出冷笑:「你跑不了的。」
 
  太湖十虎的老六老十轻功最差,他们落在其他众虎后面。
 
  「嘿嘿,今次的买卖可真不错,刚才见那柳丝丝真他妈的清纯,绝对是处女!」 
  「你个白痴,还没玩过处女吧!这次一定好好玩玩,哈哈!」老六正说着, 眼前一柄长剑如风一样飞来,老十在一旁吓得目瞪口呆,老六眉心中剑一下瘫软 在地上,骨碌碌地往山下摔去。
 
  这已是拼死之搏,柳丝丝不再留有余手,细柳剑正待再次刺向老十,山上前 方的老九和老四同时喝道:「怎么回事?」柳丝丝想也不想,一把柳丝针就像他 们撒去。
 
  只听「噗通」一声,老九中针倒地,纤长的细柳针竟然穿透了心脏,当场毙 命,而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细柳剑直直地刺向老十的喉咙,寒风凛冽而至,老十尿了一裤子。这时,一 个石子重重击在剑尖,细柳剑微微一荡,原来蒙面男子也赶上来了。
 
  柳丝丝不敢恋战,把剑一收,正欲向山上赶去,迎头一阵劲风袭来。正是虎 老大举着一把板斧迎头砍来。
 
  柳丝丝一阵冷笑,向后一仰以一个铁板桥躲过一击,随之左脚一个飞踢,八 十二斤的板斧居然直直飞上天空,她的左脚也被震得直发麻。
 
  老十看到柳丝丝正面空门大开,上去一个虎抱,用起了最无赖的江湖打架招 式,拦腰捆住柳丝丝纤细的腰部,柳丝丝何曾被男人这样的近身羞辱过,左手抽 出随身短刀,刺入老十小腹,老十一命呜呼。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蒙面男人抽出腰间武器,却是一把夺魂索,抽在柳丝 丝的失去防备的左肋。
 
  「啊!」柳丝丝左手短刀落地,衣服也被夺魂索狠狠抽出一道口子,夺魂索 上带着许多暗刺,只听「嘶啦」一声,尽然是一片布帛飞起。
 
  柳丝丝先前遭到暗算,已收到沉重内伤,此时又遭打击,不敢继续纠缠,踢 起老十的尸体向蒙面男人飞去,随即长剑一抖,人飞起三丈高往山顶而去。 
  老四正等在前方,他架起诸葛连弩,数十只短箭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射向空 中的柳丝丝。柳丝丝已然无处可躲,她运起内力,身上长长的外衣急急飞出,带 着内力将数十只短箭震开。
 
  然而,她却没想到外衣上有一道口子,一直短箭透过口子射入了她的脚踝。 
  「不好!」她吃痛地落在一棵树上,拔下脚踝上的短箭回身射入老四的胸口, 老四中了自己的短箭,滚下山去,再也没有起来。
 
  柳丝丝抚着自己的脚踝,受伤处流着黑色的血,这箭居然有毒,伤口处暗暗 发痒,仿佛百抓挠心。柳丝丝此时身上只剩下贴身劲装包裹住自己完美的身体, 她从衣服上撕下两个布条,分别扎住脚踝和左肋。
 
  只听得山下声音越来越近,柳丝丝只得继续向山上而去,她突然感到一阵迷 茫,今日不知能否脱得此困……
 
  走着走着,树木渐渐稀少,已到了山顶,眼前只剩下一条路,柳丝丝只得勉 力向前走去。
 
  突然,七八张渔网从四面八方飞来,遮天蔽日。太湖十虎中的老三和老七带 着几个渔民早已埋伏在此。
 
  柳丝丝此时脚踝受伤,内力受损,居然只能呆在原地看着一张张渔网罩在自 己身上,渔民们纷纷淫笑着走上前去,想要快点把玩这个落难的美人。
 
  「小心!这点子扎手!」老三大喝道。
 
  只见一片细柳针飞出,走在前面的几个渔民全部命丧黄泉,老三和老七距离 远,堪堪躲过飞针。
 
  老七抚着胸口:「他妈的好险!」他猥琐地打量着被渔网层层罩住的柳丝丝, 她斜斜地站着,标准的瓜子脸上泛着白,显然是由于受伤,却更显美丽。身上穿 着贴身黑色劲装,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胸部高高挺起,她大口喘息,胸口 不停地起起伏伏,左肋部衣服有道口子,洁白的嫩肉暴露在空气中。
 
  「他妈的只能看不能上怎么受得了?」脾气暴躁的老七吼道。
 
  「别着急,等他们来了自有办法。」老四说。
 
  「操,这么嫩的美人当然要吃第一口!」老四看着柳丝丝绝美的脸蛋,也不 由得心动。他想到办法,捡起十几颗石子用十足的内力远远击向柳丝丝膝部穴位。 
  又是一片细柳针飞出,击碎所有的石子,就在这刹那间,老七飞身向柳丝丝 虎扑而去,瞬息间就到了柳丝丝身前,正待将柳丝丝按倒在地。
 
  忽然一尾剑光飞出,穿过网眼,刺入老七的胸膛。
 
  老七头一歪,撒手而去。
 
  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三正跟在老七身后,擒住柳丝丝的右手,稍一用力, 细柳剑就脱手而去。老三拔出剑,指到柳丝丝咽喉,「哼哼,你终于落到我手里 了。」柳丝丝面色沉静:「你放开我,我们可以一起走,我不想别人找到我……」 
  「哈哈,你当我白痴么?我一个人怎么打的过你?」「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难道你不想独享我么?」柳丝丝的语气柔软而充满诱惑,身子不停地微微颤动。 
  老三看着柳丝丝,喉头上下滚动着,艰难地咽着口水。他举起细柳剑挑开渔 网,紧接着他向前一步点住柳丝丝的双臂穴道:「走,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 
  柳丝丝脸色微微发白,答道:「好,我们走。」老三以为已经征服了这位女 侠,迫不及待地伸出脏手揉在柳丝丝的胸部,浑圆的乳房充满了弹性。柳丝丝脸 色一阵泛红,却又无可奈何。乳房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男人这样蹂躏,心中充满 痛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乳房一次次变幻着形状。
 
  老三心中也充满了征服感:「哼,什么女侠,还不是乖乖被我玩!」他猛地 一拉柳丝丝的领口,只听「嘶啦」一声,黑色的劲装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里面只剩一件单薄的亵衣堪堪保护住不停跳动着的乳房,胸前露出了大片的雪白 嫩肉,晃得令人刺眼,心动不已。
 
  柳丝丝已经忍无可忍,但是老三防备甚严,她找不到一击而中的绝佳机会。 
  她恳求道:「我们到别的地方吧,这里他们很快就要过来了。」老四点点头: 「好,我们走!」「往哪里走?」不远处,虎老大带着剩下的几头老虎正迈步走 来,后面跟着蒙面男人。
 
  就在这时,柳丝丝一脚踢飞老四手中的细柳剑,又一脚将老四踢到一旁,细 柳剑从空中俯冲下来,柳丝丝以上身相迎,正好冲开了双臂受制的穴道。她一抖 长剑,就刺死了旁边的老四。
 
  「好!厉害!」虎老大鼓掌,接着说:「想不到你们俩在山顶上居然卿卿我 我你侬我侬,我们现在也想来领教领教你的媚功。」他死死盯着柳丝丝上身露出 的洁白嫩肉,身后几虎一齐露出了淫邪的笑。
 
  太湖十虎一步步向前逼来,柳丝丝一步步向后退去,突然脚边一滑,柳丝丝 回头一望,后面已是悬崖,虽然海浪山不高,但是这数百米的悬崖掉下去也是粉 身碎骨!
 
  怎么办?
 
  太湖十虎的六个兄弟已经倒在了柳丝丝的剑下,老大老二老五老八带着复仇 的火焰各举着兵器冲了上去。
 
  柳丝丝举起了细柳剑,做最后一搏。老八的流星锤带着呼啸声率先袭来,细 柳剑轻轻一格,来了个四两拨千斤,流星锤居然飞向了老五,老五猝不及防,脑 袋开花,血浆四溅。其他几虎又惊又惧。
 
  这时蒙面男人的夺魂索从后方袭来,缠向柳丝丝受伤的脚踝,虎老大八十余 斤的板斧又迎面劈来,柳丝丝避无可避,脚下踩空,居然翻下了悬崖!
 
  老八连忙探头向悬崖下看去,细柳剑迎面飞来,刺穿了他的喉咙。原来,柳 丝丝早已看准崖下有棵藤蔓,翻下山崖时,左手抓紧藤蔓右手持剑刺死了老八。 
  老八的尸体向崖下坠去,没想到居然挂到了柳丝丝的身体,柳丝丝的身体一 阵摇晃,藤蔓的根部很快松动了。
 
  下面就是悬崖,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柳丝丝也吓得发出了「啊!」地惊 叫,夺魂索飞了过来,卷起她的腰部,把她从崖下卷了上来,重重摔在地上。 
  经过刚才的打斗,柳丝丝已然脱力,汗水浸湿了她的衣服。
 
  太湖十虎经此一战役,居然只剩下老大老二两人,他们悲从中来,不停地踢 打这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柳丝丝。柳丝丝愤怒地看着他们两人,又看到一边冷笑 着的蒙面男子,不禁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对我?」蒙面男子冷笑着: 「等着一切结束,你自然会明白的,好好享受吧,我的宝贝!哈哈!」这时,渔 民们也带着两条大狼狗赶到了山顶,围在了柳丝丝身边。一场淫戏就要响鼓开锣 了。
 
  蒙面男子对大家说:「她杀了你们的兄弟,你们先上!」周围一片群情激奋, 虎老大率先骑到了柳丝丝身上,撕扯着柳丝丝的衣服,黑色劲装化作一片片布条 散落在一边,亵衣的衣带也被狠狠扯断。不停的「嘶啦」声同时也牵扯着周围观 众的心绪。
 
  柳丝丝感到了恐惧,她睁大了双眼,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充满了亢奋,眼睛充 满血丝,她还没有过跟男人交欢的经历,难道这些男人要一个一个压到她的身上, 搓揉她的乳房,进出她的阴道么?
 
  想象被现实惊醒。
 
  柳丝丝无助地躺倒在粗糙的地上,好像待宰的羔羊。
 
  一个渔民在一旁打起了手枪,很快一波波精液射了出来,喷到柳丝丝纯洁的 脸蛋上,散乱的发丝,汗水和精液混在一起,说不出的淫靡。受到那渔民的启发, 周围人纷纷脱下裤子,打起了飞机,精液喷射着。
 
  柳丝丝看着这些丑陋的阳具,夹杂着精液的臊味和渔民身上本身的腥味,恶 心得想吐。这时,又一波精液射到了她眼睛上,糊住了睫毛,缓缓向鼻子流去。 
  柳丝丝真想大声哭出来,但是她想起来师傅从小以来对她的教诲。她应该反 抗,然而,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只是一个刚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子。
 
  亵衣终于还是被虎老大扯去了。整个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之中,绝世美丽的乳 房傲然挺立着,浑圆柔软而又结实。
 
  很快,一只只粗糙而又粗鲁的大手压在了这对乳房上,乳房变幻着形状,很 快留下了一道道指痕。
 
  柳丝丝捂上了眼睛,不愿意看到这丑陋的一幕,一个个丑陋的男人肆意的抚 弄她的绝美而纯洁的身体,她无法接受这一切。
 
  然而,她的双手很快被人分配了工作,机械地给渔民们的粗壮鸡巴打着飞机。 
  她不明白这是做什么,也不想明白。
 
  现实不给柳丝丝逃避的机会,她觉得下身一凉,整个裤子被人一起剥去了, 洁白细长结实有力的双腿展现在人们面前,然后又是一阵撕扯,亵裤也离她而去 了。
 
  她悲哀地想到,最惨痛的一幕要上演了。
 
  柳丝丝的身体,好像一具绝世的瓷器,可惜没得到好好欣赏就要被人无情打 破了。
 
  双腿被无情地打开,黑色的三角地带完整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看这逼嫩的,阴唇还合着,肯定还是处女!」「你看她的腿,摸起来太滑 太爽了,干起来也有力气,夹得紧,妈逼操,想着就爽!」「毛毛这么浓,性欲 一定很强吧,待会儿我们一起让她爽!」淫言秽语让柳丝丝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她希望那恐惧的一刻快点降临,心里又充满了害怕。
 
  虎老大褪下了裤子,露出了早已膨胀到极点的大鸡巴。
 
  那根大鸡巴长达六寸,婴儿手臂一般粗,烧火棍一般滚烫,龟头冒着热气, 缓缓逼向柳丝丝的小穴。
 
  虎老二拽着柳丝丝的头发,让柳丝丝抬起头,看着这残忍一幕。
 
  虎老大双手剥开柳丝丝的两瓣阴唇,里面还很干涩,他手指沾了口唾沫,粗 鲁地捅着小穴。
 
  柳丝丝吃痛不已,这手指进去还有困难,更何况数倍粗的大鸡巴。柳丝丝不 敢往下想。
 
  虎老大弄了半天,除了让柳丝丝更痛以外,小穴没有丝毫的反应。
 
  「妈逼!」恼羞成怒的虎老大绝对霸王硬上弓。举着大鸡巴就狠狠刺向小穴 ……
 
                第二章
 
  「啊!疼!」柳丝丝情不自禁地喊出声,干涩的小穴实在无法容纳如此庞大 的恐怖家伙。
 
  也怪阴门过于窄小,龟头刚刚挤入小穴半寸就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阴唇紧紧 闭合咬合着龟头,看来柳丝丝平时连手淫自慰的习惯也没有,阴部才能够如此原 生态。
 
  虎老大数次发力都没有能够将大鸡巴顶入半分,他只得将大鸡巴回撤到小穴 口,再次用力顶入。这一下发力虽猛,但是仍没有分毫突破。
 
  「啊!」一阵猛烈地剧痛,让柳丝丝皱紧娥眉,樱桃小口张开喘着粗气。 
  虎老大来回数次的冲刺,也未能冲开紧致的小穴。忽然间,一阵白浆飞出, 虎老大在这般刺激之下居然射精了,巨量的精液糊满了小穴外,黏黏的挂在阴毛 上,阴唇外,大腿上,不时滴到地上,让人恶心。
 
  周围渔民一阵嗤笑,恼怒的虎老大立刻拔出了一把匕首,径直向柳丝丝刺去。 
  一双有力的手一把抓住虎老大的手腕,正是那蒙面男人,他拍了拍虎老大的 肩膀说:「让我来吧,这妞脾气硬的很。」他俯下身子,直接两个耳光抽得柳丝 丝七荤八素,脸上留下了道道指痕,一缕鲜红的血流流下嘴角。
 
  柳丝丝狠狠瞪着蒙面男子。那目光似乎想要穿透他的面罩,心里突然觉得蹊 跷,她想:「这男人为什么总是带着面罩呢,看他对我很相熟的样子,莫非是怕 见我?」容不得柳丝丝多想,蒙面男子拎起柳丝丝的一个奶头,狠狠一捏。柳丝 丝吃痛不已,发出一声惨叫。
 
  「奶头挺嫩啊,看来还没男人玩过嘛,今天就让这些臭男人好好的干干你这 个婊子,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纯!」蒙面男子狠狠说着。
 
  柳丝丝还沉浸在乳头的阵痛中,几双粗糙的大手又按了上来,像揉面团一般 揉着柳丝丝美好坚挺的乳房,美丽的奶子一块青一块紫。
 
  蒙面男子剥开柳丝丝紧紧闭合的阴唇,如女人般秀气细长的食指不由分说地 捅进了小穴,很快就遇到了阻碍。
 
  「婊子!脾气还挺犟啊,马上让你乖乖挨操!」蒙面男子恨恨说道。
 
  边说着,指甲轻轻刮弄着穴内敏感的嫩肉,食指一边轻轻地向里面扣,一分 一分地插进小穴里。可怜这嫩穴,粗壮的鸡巴挡的住,对纤细的指头却毫无抵抗 力。不一会儿小穴里就流出了些许白色的淫水,保护柔嫩的阴道不受粗鲁地伤害。 
  有了淫水的润滑,食指的抽动更加顺畅,很快整个食指就没入了小穴,中指 也挤开阴唇往小穴里插去。
 
  柳丝丝闭紧双眼,蒙面男子的指头刮得她下体又酥麻又疼痛,一滴泪珠滑落 她的脸庞,她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从未跟陌生男子有过接触。现在收到这样 的凌辱,在她看来简直已经跟强奸无异了。
 
  没过一会儿,已经是三根指头在柳丝丝的小穴里搅动了。「嘿嘿,再玩下去, 你的处女膜被我玩破了就太可惜了!」蒙面男子说着,伸手招来了虎老大:「现 在交给你了。」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盒乳膏,「要是再搞不定,在她下面抹点这 个。」虎老大摆了摆手:「哈哈,我还是喜欢操能反抗的女侠。」说着大鸡巴再 次君临城下,顶到了小穴口。刚刚射完精的鸡巴雄风再起,甚至比刚才还要坚挺 粗壮,青筋一根根暴露出来,显得格外骇人。此时的小穴再也不是城门紧闭,阴 唇向两边翻开,小穴口微微张开,还残留着些许淫液。
 
  虎老大腰部用力,大鸡巴向小穴捅去。
 
  柳丝丝不愿就此失贞,做着最后的挣扎,双腿奋力一扭,大鸡巴擦门而出, 小穴居然躲过一劫。
 
  旁边众人见状,纷纷上前按住柳丝丝的双腿:「看这腿又滑又嫩又长又有劲, 光这腿就足够我玩半年,哈哈!」柳丝丝奋力扭动自己的身体,可惜再有力的腰 部也抵不过如此众多男人,她好像一直脱了水的虾子,拼命蹦跶却又无可奈何。 
  「哈哈哈哈!你还是留着点力气挨我们操吧!」虎老大大笑着腰部再次用力 向前一送,大鸡巴已然挺入了小穴,龟头顶在了处女膜前。
 
  柳丝丝知道,这已经是最后时刻了,坚韧的处女膜在剩余内力的帮助下做着 最后的反抗,保护着自己的贞洁。
 
  虎老大并不在意,他要用最纯粹的暴力欺辱这名满天下的女侠,让她痛不欲 生,让她知道并不是武功好就可以在这残忍的江湖上混。
 
  虎老大再次猛然发力,「嘶——」柳丝丝痛得倒抽一口凉气,她感觉到自己 的处女膜已经被虎老大的龟头撕扯出一道裂纹。她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无奈和痛 苦。
 
  这群丑陋的男人啊!平时走在路上被陌生男人碰到也会感觉到恶心,更何况 是自己最贞洁的部位被男人最丑陋的器具凌辱,看着男人的排泄器官居然进入了 自己的身体,柳丝丝不禁一阵阵想吐。
 
  虎老大的大鸡巴又一次地回撤到小穴口,柳丝丝感到一丝轻松。然而,大鸡 巴很快带着二十分的蛮力再次撞了进去!
 
  「啊——啊——」柳丝丝不顾一切地高喊着,凄惨的呼声在山谷间久久回荡 着。处女膜终于被冲破了,心理和生理的双重伤害让柳丝丝痛不欲生。泪水不住 地滑落她清秀的脸庞。她在想,这世界太残忍,这江湖太无耻,她的贞洁还没来 得献给自己最爱的人就……
 
  虎老大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畅快,处女膜的淫穴腔道更加紧致了,但是完全 挡不住龟头前进的势头,滚烫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整个没入了阴道。
 
  周围的人群沸腾了,看着绝美清纯的女侠被丑陋的虎老大肆意的凌辱一个个 都莫名兴奋起来,更多人在一边打着手枪,将腥臭的精液浇灌到柳丝丝雪白的身 体上。
 
  蒙面男子在一旁冷冷地看着,眼睛里充满着得意。
 
  征服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侠让虎老大如痴如狂,他疯狂地在柳丝丝娇嫩的小穴 中卖力的冲刺,一朵朵血红色的花洒落在地上,既美丽娇艳又让人心痛。 
  柳丝丝好像风雨中的小舟,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一阵阵的惊涛骇浪淹没了她, 下体被虎老大凶猛的撞击到无以言表的刺痛,浑身上下被虎老大和周围众人抓揉 的面目全非,青红交加。
 
  鲜血润湿了阴道,渐渐地,抽插开始变得顺畅。虎老大满足地操干着,柳丝 丝的下身阴毛被干得杂乱的不像样子,原本闭合紧致的阴唇被插得外翻。肉袋一 下下撞击在柳丝丝的嫩肉上,发出巨大的响声,那「噼噼啪啪」的声音敲击着周 围人的神经,让人兴奋异常。
 
  柳丝丝紧咬着嘴唇,下体疼痛难忍,她不得不扭动着纤腰,轻轻迎合着虎老 大的狂插猛干才能减少这剧痛。
 
  虎老大「哈哈」大笑:「婊子被我干得发情了!」他得意地加快了抽插,枪 枪到肉,直捣花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虎老大在暴烈的冲刺中射出了自己浓厚的精液,一股股 射进入了柳丝丝的子宫。虎老大拔出大鸡巴,上面沾满了白浆和鲜红色的处女血。 
  他举着丑陋的阳具伸到柳丝丝嘴边:「给我舔。」柳丝丝愤恨地把头扭到一 边,虎老大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捏开柳丝丝的小嘴,把大鸡巴插入了美丽的小 嘴。
 
  柳丝丝感到一阵扑鼻而来的腥臭和无比的恶心,正待反抗,只觉得下体又被 一个大鸡巴充满了。她感到了绝望,和爱人接吻的双唇现在被用来承接夺取她贞 洁的丑陋阳具。
 
  虽然有着强烈的齿感,虎老大并不在意,大鸡巴一味地向小嘴深处插去,终 于顶到了柔软的喉咙。
 
  柳丝丝只觉得一阵窒息,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丝丝悠悠醒转过来,嘴里又闲又臭,黏糊糊的,知道是 有人把精液射到了她嘴里,一阵酸水不由得从胃里冒了出来。
 
  下体已经被渔民们插得近乎麻木,再也没有多少感觉,只是满满的鱼腥味不 知道将来如何才能洗去。将来?柳丝丝心里一揪,不知道自己还有没将来。 
  如果有将来,她希望找一个平凡的人,谈一场恋爱,过着平凡的生活,但是, 对方能接受她残破的身子么……
 
  一个渔民把柳丝丝的身体翻过来,摆成狗交的姿势,修长的双腿分开跪在地 上,丰腴的屁股高高撅起,两只大奶子像倒扣的瓷碗般挂着显得格外丰满。靠着 小穴里精液的润滑,渔民的大鸡巴顺利的插入了柳丝丝的嫩穴,虽然小穴外面被 插得城门洞开,里面还是特别紧,像一只小手,紧紧握着大鸡巴,有种说不出的 舒爽。
 
  一边干着身下的女侠,他肮脏的手指一边抚弄着柳丝丝精致的菊花,指甲里 还有这泥垢,就往菊门里面捅去!
 
  「那里不要啊——」柳丝丝喊道。
 
  还没来得及说完,嘴巴又被一根大鸡巴给充满了,鸡巴狠狠碾过娇嫩的小舌 头,直捣喉咙,渐渐地,她甚至已经适应了这种深喉的玩法。
 
  骑在她身上的渔民执著的捅着柳丝丝娇嫩的菊花,柳丝丝拼命收缩括约肌, 不让他得逞。蒙面男子见了,笑道:「逼都被人操烂了,还舍不得屁眼!」他拿 出夺魂索,一下下抽在柳丝丝娇嫩丰满翘起的屁股上,留下道道醒目的伤痕。 
  「呜——」柳丝丝发出痛苦的哀号,自出道以来,她从未败过,想不到第一 次吃败仗,就输的这么惨,还惨遭敌手蹂躏。
 
  终于,渔民的手指狠狠插入了柳丝丝的菊花,长长的指甲刮着她娇弱的肛门, 此处正是神经密集,柳丝丝痛得银牙一咬,嘴里的大鸡巴竟然被她给生生咬断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4-22更新.